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佛教论坛mn_forum

 找回密码
 注册

一键登录: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总共3610条微博

动态记录

查看: 164|回复: 2

那些年,我们与一窝黄鼠狼产生了感情 [复制链接]

Rank: 1

佛子莲心 发表于 2018-4-18 14:48:35 |显示全部楼层

六十年代初期,也是全国自然灾害的开始。生长在这片土地上的人们,几乎普遍生活的都异常艰难,甚至到了连一家老小都自顾不暇的程度。


家是租赁的。我住的是两小间土坯草屋,难以改变的是,屋里的地面比院子里的地面要低很多很多,每到夏天大雨来临,我住的屋里就成了水湾。那时年轻睡得沉,经常性地起了床用脚去够鞋子,黑夜的雨水已把屋里灌的漫过了脚脖,鞋子早已漂离了原地。一早晨的活儿就是往外刮水。整个夏天下来,屋里到处散发着一股股刺鼻的霉味。到了大雪飘飘的冬季,天寒地冻,屋里到处透风撒气,屋门上的缝隙难以遮挡风寒。妈妈怕把我冻坏,每晚装一瓶热水给我暖被窝,并在房屋门上钉一块破黑皮布当帘子,待我睡下后,再在屋门外挡上块用干草打成的苫子。


在这样一贫如洗的条件和环境中,竟然有一家不嫌穷的黄鼬住到了我房间的天棚上(因上边秫秸、干草等物)。也可能是我屋门的缝隙给它们提供了出入的方便。要说撵它们走是再容易不过的事,可想到在这种年景,它们明明知道屋里有人居住,还拖老带小地来到你屋里,这可能是种缘分吧。人物是一理,都想挣扎着生存,既然没有能力给它们生活下去的需求,能让它们有个窝住下来,也算是一个善举吧。就这样,我们成了同在一个屋檐下的近邻,相互出入互不干涉。


记得第一年的冬天,我爹把院子里的一个小瓮搬到了我的房间,因里面养着几条从河里捞来的小鱼,主要是怕上冻把瓮挤坏了。可这件小小的举动,彻底引起了我近邻的高度关注。也可能是像人一样,饿的实在承受不了了,它们像抓住了唯一的救命稻草。到了深夜,趁我熟睡时,就悄悄溜到我的房间,趴在瓮沿上,用爪子去抓里边的小鱼,把水搅得哗哗直响。深夜的声音显得特别大,直到把我惊醒。我一点灯,它立马溜走。


第二天,我把事情说与爹听,爹说:“你拿个小箅子把瓮盖上,再压上块石头就没事了。”可到夜深之后,它会把盖着的物品搬掉,重复着前夜的行为。搅水的声音实在无法入睡,看来它逮不到这几条鱼是决不罢休的。毕竟是小动物,它们忽视了一点,只要把爪子往水里一伸,小鱼立马会沉到水底,再怎么努力都是徒劳的。为了得个安静,就对爹说:“干脆捞出来让它们吃了算了,从此也好断了它们的念想。”爹说:“是呀,在咱们家住了这么长时间,摊上这年成人都顾不过来,对它们真是太亏欠,你看着办吧。”天黑后,我把小鱼捞出来盛在一个黑碗里,再盖上点东西,把它搁在外间里。这也算是给我的近邻唯一一份礼物吧。


从此以后,瓮里的水虽然还在,但再也没有了水被搅动的声音。但它们依然保持着到夜里进去逛一遍的习惯,我也习以为常了。后来,甚至大晚上的也进来遛达一遍。它看我们没有恶意,出出进进倒把自己当成了家里的成员。


晚上,我观察了好多次,每次进里间,它都用它的前爪子掀开那块破皮布帘子。只要听到帘子发出噼嗒声,它已来到屋里的中间。它站立行走的样子,特别像现在电视里播放的那种叫狐獴的小动物。站立像放哨的样子,加上黑黑的小嘴巴,甚是招人喜爱。溜圆的眼睛不住的东瞧瞧西望望,当它和你对视的一刹那,瞬间会有一种怜悯之情油然而生——它也像人一样为了生存,也在为它一大家子寻觅点食物。那时,我真的无能为力,能做到的只能是无限期地让它们住下去。这么年复一年的过去,相互间都有了感情,甚至一夜听不到它们进来的声音,竟会生出了是不是出意外了的想法。


每年的冬天,总有一只浑身发白的老黄鼬,趁着太阳要落山的当儿,定时坐在向阳的屋面上,像人一样打着摽腿(翘着二郎腿),半眯着双眼,用前爪子不住地捋着胡须,就像个耄耋的老人悠闲自得地在享受着日光的沐浴。这样的景象年年都有,我已司空见惯,在我心目中也早已把它们当成了我家不可或缺的成员。


记得有一个晚上,我的几个朋友找我玩。因那时既没有电视,更没有什么游戏可玩,只好围在一盏油灯下,天南地北,胡诌乱侃。当我说到我家的黄鼬是如何地与我朝夕相处时,她们听后都不相信,说:“大晚上的少拿这事吓唬俺,若真是这样,它们还不个个都成精了。”


正争论间,她们听到一噼嗒声,都害怕地说:“啥声音,该不是真的来了吧。”与此同时,一只高大的黄鼬,早已站立在屋里的帘子边,用溜圆的眼睛审视着屋里的每一个人。吓得朋友个个抱头大叫,它也在这叫声中转身走开了。继而是朋友们的一通埋怨:“你怎么让它们住在屋里,这简直也太吓人了。”我笑着道:“你们也太不懂规矩,这么旁若无人地大声囔囔,不知道的还以为在打架,惊扰了它们一家,这也是来观察一下屋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这回你们相信了吧。其实这些小动物是非常愿意与人和平相处的,你只要不伤害它们,它永远都不会与你为敌的。你们不是说,黄鼬拉鸡啦,又偷吃鸡蛋等罪行,可在这个年代,人都饿的要死,谁家有鸡和蛋会等着让它们偷呢。反正,最起码我们家就从没发生过这种事。偶尔碰见它们和我家的几只赖鸡穿行在一块,但从不伤害鸡的一根毫毛,你不能不说这是睦邻友好的结果吧。”我的朋友们默然无语,感到不可思议。


我邻居婶子就没这么幸运。忽然有一天不知得了一种啥病,身体蜷缩,两眼圆睁,两只手的手指弯曲,搁在下巴上,嘴里不断地发出吱吱的叫声。邻家小弟来叫我妈赶紧过去看看。过去一看她那样子,六亲不认,把我妈吓慌了。那时,村里没有医生,我们只好叫邻家小弟去叫陈大娘来看一下,因为她对这方面多少懂点。这老人来到一看,大致心中明白了几分,就问她的家人:“最近伤害过什么小动物没有(指的是黄鼬)?”她家人说:“今早她去柴火垛拿玉米秸烧水,发现里面藏着一老一小两个黄鼬,她怕偷吃家里的鸡,就用木棍把它们打跑了。小的那个还被打瘸了腿。”


陈大娘:“它又没咋着你们,你这是何苦?”说着,让她的家人赶紧杀了一只鸡,邻居们七凑八凑地凑了一盘生鸡蛋。只见她烧香时,嘴里不断地说着什么。再看这婶子时,她已躺下慢慢睡着了。待她醒后,一问三不知,她自己压根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陈大娘说:“你这一通打不要紧,白白赔上了一只鸡和一盘鸡蛋。”我们再看这供品时,谁都没发现是啥时没了的。太奇怪了,这事至今我也弄不明白。看来,这也不是用任何科学知识能解释的了的。可我的近邻与我相处几年下来,一直相安无事。


直到我家买下了这处宅子,因小草屋地面太低的缘故被拆除翻盖,它们一家才走了,也不知搬到了哪里。但在一早一晚,仍经常见到它们的身影。每见到它们的瞬间,我会有一种倍感亲切和恋恋不舍的感觉。



再后来,我成了家。那是七六年的阴历六月份吧,妈妈对我说:“我给你凑了几个钱,去买头小猪养着。光大人咋着都行,毕竟还有这几个孩子。养个诸好有个盼头,等养大卖了好给孩子们添件衣服和过日子的家具。”我说:“人都生活的不宽裕,咋养?”妈说:“少给它加点地瓜面,多加青饲料就行。”到了西关大集时,我挎个提篮,去集的北河滩买了个八斤重的小猪。


由于天热,卖猪的说:“你家离这远天又热,又是正晌午,你半路上可要让它在阴凉处多凉快凉快。这么小的猪,你要一气把它挎到家,非把它热死不可。”由于我去的晚,回来时,路上行人几乎没有了,至少我没有遇到一个顺路的。我把它挎到我村北山后的山脚下,来到一棵槐树的阴凉处,把小猪拿出来,我也就此坐南朝北地坐在小猪旁,看它喘着粗气和嘴里不断流哈喇子的样子。这时,只听身后唰唰唰地传来像下急雨的声音,我回头一看,在与我相距两米开外处,一眼望不到边的黄鼬,像开了闸的黄河水,从东往西涌去。因身后的大路两旁是两条高低不平的石堰,南北贯通直到山顶,更加剧了它们的此起彼伏,像黄河的波涛翻滚着流向西方。


时间一直持续了好几分钟。我不但没有一丝的惊慌与不安,反而被这个的情景震撼住了。这一幕,在我一生中留下了永远抹不去的记忆。待一切又恢复了平静,我也赶紧挎起提篮回了家。我把这件事告诉了爹妈,爹说:“看来我们人间要遭大难了,连这些小动物都在集体大搬家,这是个信号,多少年来都没有的信号!”可到底摊啥事,当时实在猜不透。


直到有一天在坡里干活,脚感地动,人们意识到地震了。个个都撒腿往家跑,因都有老人孩子在屋里。回家赶紧把人都疏散到院子里,之间屋里吊着的电灯泡不住的来回晃动,锅碗瓢盆等家什响声不断。但庆幸我们这里没有人员伤亡。胆子大的照样在屋里睡觉,但都把酒瓶子倒立着放在桌子上,一有晃动,瓶子就会倒。这信号的动静特别大,睡在屋里的人,就会立马窜到屋外。


胆小的干脆一家人在院子里搭铺睡。过后才知道是唐山发生了大地震,整个城市成了一片废墟,死的人数以万计。即便逃过这一劫难的幸存者,大多成了残缺不全的家庭。我们这里只不过受到了波及而已,应验了我爹的猜测。人间真是摊上大事了。这样的预兆让我亲见先知,可惜,面对灾难的来临,我既没有任何能量让不同地域的人们相信我的见闻,引起重视,更无预知的本领提前去挽救面临受灾的众生,实是遗憾至极。


不过从这件事上,我悟出了一个道理,不管人与人之间,还是人与动物之间,一个小小的善意与举动,关键时刻,会出乎意料的得到无边的福报。大难来临,你虽没有能量去控制事态的发展,但起码它们把灾难的信息预先传递给了你。作为小小的动物,以这样的方式来回报有恩于它们的人,也算是达到了仁至义尽。我更是领悟到,“不以善小而不为,不以恶小而为之”这一千真万确的道理。纵观人世间的恩怨情仇,细想之,无一例外的是人为的善恶果报。千百年来,无不遵循着“善恶到头终有报,只是来早与来迟”的规律。



(九华山圆通寺正在建设中,有缘的十方善信可随缘随喜助建寺院,日行一千,得福一万。

寺院微信公众号:jhsytsyfd,联系微信号:jhsyts 或 jhsyts-2。

通过扫下方二维码随喜的善信请留芳名,以便寺院登记,关注公众号查询更多明细,阿弥陀佛。)

长按上方二维码 随喜助建

QQ: 2721302648

客堂电话:18792154940 (微信同号)

微信公众号:jhsytsyfd

寺院微信号:jhsyts 或 jhsyts-2

九华山圆通寺官网:www.jhsyts.com

长按二维码 关注微信公众号



Rank: 1

妄想症 发表于 2018-5-16 20:06:03 |显示全部楼层
愿你与黄鼠狼各自安好

Rank: 1

妄想症 发表于 2018-7-9 01:57:16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切勿借黄鼠狼敛财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佛学在线超级群03群 481023578 佛学在线网聊天室 67350745 佛学在线佛教论坛3群 173370513 佛学在线佛教论坛2群 475189720

佛学在线经书流通3群 275862644 佛学在线经书流通2群 475119987 佛学在线经书印赠 195412751 佛学在线法物流通2群 646828112

专修专弘净土宗群 64885301 专修专弘禅宗佛友 199056542 专修专弘密宗佛友 199056752 专修专弘戒除邪淫2群 576232577

佛学在线北京佛友3群 466594896 佛学在线广东佛友3群 637540381 佛学在线广州佛友群 245301657 佛学在线深圳佛友群 294098315

佛学在线上海佛友2群 614689968 佛学在线江苏佛友2群 561435373 佛学在线浙江佛友2群 646381755 佛学在线四川佛友2群 646820005

佛学在线湖北佛友2群 646384632 佛学在线江西佛友群 162047821 佛学在线福建佛友2群 646835346 佛学在线安徽佛友2群 646835633

佛学在线陕西佛友 50924655 佛学在线内蒙古佛友群 77311820 佛学在线湖南佛友群 46126571 佛学在线河南佛友 104744816

佛学在线广西佛友群 255720627 佛学在线西藏佛友 184176521 佛学在线青海佛友 195413357 佛学在线贵州佛友群 299260241

佛学在线成都佛友2群 576236859 佛学在线河北佛友2群 646860677 佛学在线海南佛友2群 476444313 佛学在线天津佛友2群 574468768

佛学在线重庆佛友2群 563676964 佛学在线山东佛友2群 478118367 佛学在线云南佛友2群 433672273 佛学在线甘肃佛友2群 576276322

佛学在线新疆佛友 105250631 佛学在线新疆佛友2群 581624685 佛学在线辽宁佛友群 180560552 佛学在线辽宁佛友2群 511757454

佛学在线宁夏佛友 195413598 佛学在线宁夏佛友2群 582273055 佛学在线山西佛友2群 646825541 佛学在线山西佛友2群 576877281

佛学在线黑龙江佛友群 298154449 佛学在线黑龙江佛友2群 478816324 佛学在线吉林佛友群 115847889 专修专弘禅宗佛友2群 478654358

佛学在线寺院佛堂 156778485 佛学在线佛品厂商 276567695 佛学在线迎请大藏经 646860273 佛学在线大藏经编委 199738348

以下为满员群,请勿加入! 以下为满员群,请勿加入! 以下为满员群,请勿加入! 以下为满员群,请勿加入!

佛学在线超级群01群 153531235 佛学在线北京佛友 250943440 佛学在线上海佛友 250943514 佛学在线广东佛友群 256616109

佛学在线超级群02群 107338379 佛学在线江苏佛友 250943549 佛学在线四川佛友群 291151875 佛学在线湖北佛友群 274993268

佛学在线经书流通群 122428165 佛学在线佛教论坛 122424410 佛学在线山西佛友群 142168532 佛学在线法物流通群 118374100

佛学在线福建佛友群 147831339 佛学在线安徽佛友群 297918727 佛学在线成都佛友群 299549838 佛学在线河北佛友群 117026351

 
扫描下图关注网站公众号 扫描下图关注站长微信号 扫描下图微信支付 扫描下图支付宝支付
佛学在线网站公众号 佛学在线网站 微信支付 支付宝支付
佛学在线网站 www.foxue.org 站长手机/微信:13879746478 微信帐户:黄富财 支付宝帐户:黄富财

敬请互相转告,并转发好友或朋友圈或公众号等为祈,共同一起弘扬佛法,利乐有情!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