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佛教论坛mn_forum

 找回密码
 注册

一键登录: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总共7508条微博

动态记录

查看: 480|回复: 2

梦参老和尚略记 [复制链接]

Rank: 6Rank: 6

活跃会员 实修佛友 精进共修

miyoy 发表于 2018-5-13 15:18:50 |显示全部楼层

梦参老和尚

      师于1915年7月13日(农历六月初二)出生于中国黑龙江省开通县(今吉林省白城地区)。1928年加入东北讲武堂军校。1931年,在北京房山县上方山兜率寺出家,法名为‘觉醒’,但是师认为自己没有觉也没有醒,再加上是作梦的因缘出家,便给自己取名为‘梦参’。同年在北京拈花寺受比丘戒,戒期圆满,南下九华山,朝礼地藏菩萨道场,正遇上六十年举行一次的开启地藏菩萨肉身宝塔法会。由于因缘殊胜,为老和尚尔后弘扬地藏法门埋下深远的影响。
     1932年,师转赴福建省福州市鼓山涌泉寺参访。师对涌泉寺当时的一切境界似曾相似,仿佛故地重来。当时虚云老和尚于鼓山创办法界学苑,并请慈舟老法师主讲《华严经》。师决定依止慈舟老法师学习《华严经》,历时半年,仍无法契入华严义海,遂亲自向慈舟老法师请法,之后决定以拜诵《普贤行愿品》,开启智慧。
    1935年,师在鼓山法界学范,学习《华严经》五年圆满,当时的同学包括台湾的道源长老、灵源长老、慧三长老能及大陆的净严法师。除依止慈舟老法师、学习《华严经》,更旁及虚云老和尚的禅法,有时也奉慈舟老法师之指示,代讲经论,诸如《阿弥陀经》等等。1936年,师赴青岛湛山寺,依止倓虚老法师学天台四教,并担任湛山寺书记,负责倓虚老法师的庶务以及对外连络事宜。在湛山寺担任书记期间,一方面向倓虚老法师学习天台四教,及宣扬慈舟老法师的戒律精神。随后奉倓虚老法师之命,礼请慈舟老法师北上青岛湛山寺讲律,又护送慈舟老法师到北京,开讲《华严经》。
    1936年底,师再奉倓虚老法师之命,赴福建厦门万石严,礼请弘一大师北上宏律,历时半年之久。因《梵网经》的讲法因缘,弘一大师同意北上湛山寺,开讲《随机羯磨》。此后担任弘一大师的外护半年,深受弘一大师身教的启发,当时并就近依《占察善恶业报经》所描述的占察轮相,请弘一大师亲自制作一付,以供修习。弘一大师为了答谢师担任半年的外护,亲赠手书的《净行品》偈颂乙本,并嘱托他弘扬《地藏三经》。
    1937-1940年间,师随同倓虚老法师在长春般若寺传戒,讲四分戒律,并往来于东北各省、北京、天津、山东等地,讲经弘法。其间曾接触来自西藏的藏僧,引动了赴西学习密法的因缘。此后,由北京至香港、新加坡、印度弘度法亚朝礼佛陀遗迹。
    1941年:当时中国内忧外患日益加剧,师乔装雍和宫喇嘛的侍者身份离开北京,转往上海、香港;并获得香港方养秋居士的鼎力资助,顺利经由印度,前往西藏拉萨学习密法,在西藏黄教三大寺之一的色拉寺依止夏巴仁波切,学习黄教菩提道修法次第。在西藏拉萨修学五年,藏传法名为「滚却图登」;由于当时西藏政局产生重大变化,排除汉人、汉僧风潮日起,遂前往青海、西康等地游历。一九四九年底,师在夏巴仁波切与梦境的催促下离开藏区。
    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在北京宣布成立,1950年,此时中国内战结束,国民党退守台湾。一九五〇年元月,正值青壮年的梦参法师,因在四川甘孜不愿意放弃僧人身份,不愿意进藏参与工作,虽经过二年学习依旧不愿意还俗,遂被捕入狱;又因在狱中宣传佛法,被以反革命之名判刑十五年、劳动改造十八年,合计三十三年。自此「梦参」的名字隐退了,被狱中各种的代号所替换。在狱中,师经常观想一句偈颂“假使热铁轮,在汝顶上旋,终不以此苦,退失菩提心。”奠立了尔后重回佛教,弘扬佛法的信心。
    1982年,中央落实宗教政策,师平反出狱,自四川返回北京落户,任教于北京中国佛学院,时年六十九岁,并以讲师身份讲述《四分律》,踏出了重新弘法的第一步。师希望以未来三十三年的时间,补足这段失落的岁月。
    1984年,师接受福建南普陀寺妙湛老和尚、圆拙长老之邀,到厦门南普陀寺重建闽南佛学院,并担任教务长一职。一方面培育新一代的僧人,一方面开讲《华严经》,讲至〈离世间品〉便因万佛城宣化老和尚的邀请前往美国,中止了《华严经》的课程。
    1987年,应美国万佛城宣化上人之邀,赴美数月后转回中国。
    1989年,应美国洛杉矶妙法院旭朗法师之请,再次赴美弘法,开讲《占察善恶业报经》《华严经普贤行愿品》《地藏经》《心经》《金刚经》等,此后即旅居美加地区。
    1991年,于年中应台北居士之请,师在新店开讲《占察善恶业报经》,原本不收弟子的师,在该年底,由于种种因缘而收了生平第一位弟子,为其剃度,赐法号「继梦」。其后,师陆续在宁波西街花园精舍开讲《法界三观》,及清泉会馆讲《华严经净行品》。
    1995年,旅居加拿大温哥华地区的三宝弟子,特别礼请师讲《地藏十轮经》。
    2000年,师于浙江重建雁荡山祖庭。
    2001年,师应邀常住五台山普寿寺讲经,并指导圣宝山愿成寺的僧众静修。
    2003年2007年,师勉力克服身心环境的障碍,在普寿寺讲完《大方广佛华严经》 (八十华严)共五百余座,了却多年来未曾圆满的心愿。其间,又应各地皈依弟子之请求,陆续开讲《大乘大集地藏十轮经》、《法华经》《楞严经》等大乘经论。
    2008年1月师再次应台湾弟子祈请赴台弘法,讲经开示10余场并举办千人大法会。2009年春节于台北复讲《占察善恶业报经》,盛况空前期间不断更换讲经礼堂,听众最多时达两千人之众。法会圆满之日再次举行3000人之皈依法会,成为台湾佛教界弘法之美谈。
    2009年春节,师于台北复讲《占察善恶业报经》,盛况空前,成为台湾佛教界弘法之美谈。6月,于香港大学开讲《法华大意》,于香港大学佛学研究所作佛学开示,听众上千,座无虚席 。
    2012年师应五台山政府邀请,复建万佛洞真容寺,命弟子隆明主持复建具体事宜。
    2013年始,师定居万佛洞真容寺觉林丈室静修,除非身体违和等特殊情形,还是维持长久以来定时定量的个人日课。
    2017年11月27日(农历丁酉年十月初十)师安详示寂,世寿一百零三岁,僧腊八十七。

101岁梦参老和尚:我做过的四个梦

    今天潘居士要我跟大家讲讲,讲讲我的历史,说什么呢?说“梦”啊!“梦”。“梦”大家都知道是假的,做梦哪有真的,但是人生都在梦,人生都在梦中,感你这一段接近圆满了恢复知觉了梦醒了,醒了再做第二个梦。但是梦是假的?是真的呢?对我来说好像是真的。所以经典告诉就我们,梦里明明有六趣,觉后空空无大千。等你明白了时候,梦知道是假的。但是在你没明白之前,没成佛之前,你一天所做的,再依着佛经佛教导我们都在梦中,我们认为是梦吗?当每个人做梦的时候,没醒之前你也不知道是做梦啊!在梦中有恐怖,有欢喜,说梦是假的,那么有人作梦劳动一夜,你说是假的吗?在梦中劳动,劳动醒了,他所做的梦,所做的事儿啊都是真的。梦究竟是假的是真的呢?全部是假的,没有真的。只有佛成了佛了,你所做的梦全醒了,因为现在以佛来说:梦里明明有六趣,觉后空空无大千。在梦里头啊!在畜生道、饿鬼道、地狱道、人道、天道、阿修罗道,六道众生宛然都有,等到你成佛之后,什么都没有了。

第一个梦做梦出家(一九三一年)

    我小时候做梦。做梦出家,我以前也不知道佛法,也没看见过和尚,一九三一年,那时候在北京,九一八事变我们从沈阳退到北京,在东北讲武堂把我们合并,讲武堂合并到黄埔军校第八期,黄埔军校一至六期是在广东,七期转到南京,一至六期的黄埔军校一年一期,转到南京来,三年一期。那时候我面临两条道,一个是跟着讲武堂的同学到南京报到,从北京到南京,进入黄埔军校。在正式要从北京到南京的时候,我做一个梦,梦见我掉到大海里面去了,有一个老太太用小舢舨把我救上,划到海边上告诉我,说你剩下这条路走,看见那个像宫殿似的房子,就是你终身的归宿,意思就是不让我去到南京报到。我醒了,就跟我那个住房的老者,煤炭厂的经理,我跟他说昨天的这梦,哎你做这梦是真的呀!我们这上房山兜率寺离这五六十里,他说你去看一看,是不是跟你梦中相合?我就把它当真,管它真的假的看一看去,我们是骑兵,我那时候在军队,十六岁就当个小官,亲戚关系啊,那么就骑着马带一个勤务兵就到了山上去,那个山上就是上房山兜率寺的下院,山底下的庙,到那庙里头去呀!庙里只有一个老和尚,修林老和尚,我就说明我的来意,我说我做个梦啊,梦见一个老太太让我跟您出家。他说我们这儿不收徒弟的,这个庙不收徒弟的,只收常住。常住是十方来的人都可以在这儿住,不是私人的小庙,不收。人家不收,我就回去了。我想可能是因为我穿着军服的缘故,我就换了便装,我也没骑马,雇小毛驴、骑个小毛驴去,那时候再去,非出家不可,去了就不走,那他们没办法了。他说这个庙不行,我带你回北京,我们有自己小庙,收徒弟的庙,就把我带到北京海淀药王庙,海淀离北京城西直门八华里,现在海淀变了北京市中心,科学园地了,这是个变化啊。我在那儿出家之后,出了家就赶上北京拈花寺传戒,我就到拈花寺去受戒。

第二个梦梦见遍融老和尚 指引朝九华山

    第二个梦,梦到什么呢?梦到庙里头一位老和尚告诉我,叫我去朝九华山。九华山在哪里?不知道!别的人告诉我说,九华山在安徽省青阳县!我醒了,给我引礼师说这个梦,引礼师说:“梦见的老和尚记得不?”“我现在还记得!”他说:“我领你去看!”领我到祖堂里头,那祖师一个一个画的像,就是这个庙的过去的老和尚,一代一代的。他说:“你看哪一个老和尚像你做梦的?”我说:“这一个老和尚就像!”他说:“这个老和尚地藏王菩萨化身,就是遍融老和尚!”大家看明代莲池大师到北京参学的就是遍融老和尚。他说:“你跟他有因缘,你去吧!”我受戒毕了业就到九华山,但是这个过程很长,讲起来很麻烦,那就时间很长了。我那时刚受戒!又没得钱,又要持银钱戒,又过午不食,凡是戒律所说的,我都要照着做。但是做不到,我到北京火车站里没有钱哪!没钱不能买火车票,你怎么上火车呀!走着去,方向都不知道从哪里走啊,得坐火车到南京啊!没办法。在这之前,我师父带我到北京出家,又把我带回上房山,因为他是临时送我到北京,他庙上还有职务,担任下院的知客师啊!所以我受完戒,他又带我到上房山去。去了上房山之后,我就当了个小知客,我师父是大知客。那时候北方战乱之后有军队来,有一个八十七师的一个旅长,后来他升师长了,他叫王敬九。在上房山认识他,有一面之缘,当我在北京车站上没办法上九华山的时候,他的军队刚从喜峰口撤下来,回南京。他看见我,他说:“小和尚!你在这儿做什么?”我说:“我想上九华山没有票,没带钱。”他说:“跟我去吧!马上就走,火车就要开了,是军车!我就跟着他上了火车。在车上我只是吃他们的馒头,他们吃的都是荤的呀!喝点开水吃馒头,到了南京了,他跟我讲,“和尚啊!没钱不行啊!你坐船要票,这个船多数都是怡和公司的,没有票他把你丢到长江里去了,得有钱!”他给我三十个大洋,那个时候三十个大洋很多,还派他的副官,把我送到青扬县九华山。
    那一年我很幸运,一到了九华山哪!地藏王菩萨开塔,肉身塔呀!地藏王菩萨是肉身哪,为什么要开塔呢?他头发在长,指甲盖儿在长,六十年剪一次,那必须得有斋主、有施主,把这塔拆了,拆了把他那手指甲盖儿剪了,把那剪刀铁器拿出来再换新的。就这么一拆一剪,把塔拆完了剪完了,再把塔修上,要很多钱。那是上海的大亨, 黄金荣、杜月笙、王晓籁联合去修塔,朝拜地藏王菩萨。我看见人很多呀!我们当个小和尚当然挤不进去了,但是看到肉身地藏王菩萨剪下来的头发、手指甲盖很长,剪完了就把塔修成。

第三个梦到福建鼓山涌泉寺

    我在安徽九华山又做一个梦,叫我到鼓山涌泉寺。我连鼓山涌泉寺在哪都不知道!哪一省也不知道!那个挨着我住的老和尚就跟我讲,他说:“我就是从鼓山来的!”他又说:“我带了鼓山的招生简章!”我说:“什么招生简章?”他说:“收小和尚,可以到那里的佛学院,到佛学院念书。”他就把简章转给我,我一看,就去了。去了,但是下了山我还是没钱哪!在长江边上转,因为之前王敬九给我的三十大洋,我转给他的副官了,我说:“你走!把这钱带走!和尚不许拿钱!”我还是没钱,下山的时候,上海的那些财团他们看见我了,当时我在九华山表现很怪,人家结缘什么东西我都不收,他们都把我当成很怪的小和尚,看见我都认识我,就让我搭他们的船到了上海。那时候上海没有这么大,但是也不小,他们就派人把我送到十六铺留云寺,现在这间庙没有了、已经拆了。到了留云寺,正遇到有几位也要上鼓山,我就跟他们一同到了鼓山。鼓山学堂当慈舟老法师侍者到了鼓山学堂,院长是慈舟老法师,我就跟他说我想入学,慈老法师让我写个自传,写完了自传,他说:“你读过书没有?”我说:“没读好多,小学还没毕业!”他说:“你连佛教的小学资格都没有,我们这是华严学苑,是佛学的大学,最高程度了,我不能收你,我收了你,你也会很苦恼。”我就是赖着不走,我说:“到哪儿去呀!我是做梦叫我到这儿来的,你不收我到哪儿去?”老法师想了半天,看我笑一笑,他说:“好啦!你给我当侍者吧!给我洗洗衣服打打饭!”这样就留下来了。我说大家可能不相信,我当了七十多年和尚快八十年了,没有上过一天殿,也没有过过堂,敲引罄、木鱼,我一律不会,到现在还是不会。这七、八十年和尚是怎么当的呀!这也是很奇怪。不过我的几个老师也全不会。我不走,就在老法师跟前给他打打饭,老法师是不过堂的,从厨房打回来的饭,当然是对待法师另外有的待遇,不是跟大众一样吃的,那我就给老法师打饭,跟老法师一块吃饭,帮些个忙,上殿过堂没有我的事,我只是当侍者,伺候老法师。
但是同学当中有福建的,广东的,那还有湖北的,我从来没有到过南方,南方话一句也听不懂,他们互相谈的很热闹,我跟同学没办法交流,语言不通。慈老法师讲经的时候,讲的是湖北话,我也听不懂,《华严经》让我念我也不会念,字我不认得;至于讲经的内容,我完全听不懂,这样住了七、八个月非常苦,整天就是打饭,洗洗干啥,那时候自己的文化又浅,看经也看不懂,很苦。做了七、八个月的侍者,我就想跟老法师告假,想到念佛堂去念佛!或到禅堂跟虚云老和尚参禅!因为他们说的话听不懂,我晚上经常往虚云老和尚那儿跑,虚云老和尚那时候做方丈,我跟他的小侍者,我们说的拢,自己的年纪也不大,那时候虚云老和尚很关怀我,就这样跟虚云老和尚结了关系。虚云老和尚叫我参禅,跟他学学怎么参。住了七、八个月太苦了,干脆去住禅堂,就跟慈老法师告假。我说:“我要住禅堂!”慈老法师说:“你住禅堂也不相应,到念佛堂还差不多!”他又说:“你早就该走了,在这儿你住不下去的。”

第四个梦求开智慧的方法 学普贤行愿品

    到了这天晚上我又做一个梦,告诉我:“不能离开这儿,这就是你终生的事业!”“那怎么办?我什么也听不懂!”“你跟慈老法师说,叫他告诉你方法,开智慧,开智慧你就懂了。”第二天我就又跟慈老法师说:“昨天又做个梦不让我走了!”慈老法师知道我是做梦出家之后……,这一切都是命,就是梦。大家注意,我这是讲梦啊,可不是讲故事,就是做梦,我的梦都非常的灵。第二天我跟慈老法师说:“老法师,昨天我做个梦,叫我不要走。说我将来就靠这个,这是我的生命,说您能给我智慧。”
慈老法师就笑一笑。“如果我能给你智慧,那我就不用讲课了,这些学生我都给他们智慧,都成就了。我还没有修到这样的程度。”完了,我说:“梦里头告诉我,您能告诉我方法。”他说:“方法,我告诉你,那我得慢慢教你!”慈老法师就教我念《普贤行愿品》,我的智慧都是从《普贤行愿品》来的。
我就念《普贤行愿品》,但是我不认得字呀!慈老法师就一句一句教,大概是一个星期吧,我才会念《普贤行愿品》。完了,还让我供养,我说:“我什么都没有,拿什么供养?”那个供养,世间财物是不行的啦!得用身体供养,身体怎么供养?燃身、燃背、燃指,北方受戒是不烧疤的,于是就用我的身背燃灯供养,燃灯一次大概两个多钟头,这样做了大概有二、三个月,那就好了,自然而然的、不晓得怎么的,慈老法师讲《华严经》我都听的懂了。那时候的学生,老法师讲大座,下午每个学生都要覆讲,我看别人都覆讲,没有我,因为我还不是学生。我跟老法师说:“现在我也想讲讲!”他就看着我,“你想讲讲?”我说:“那个签筒里没有我的名字!”他说:“你不是学生啊,当然没有你的名字啦!你想讲,下午你就讲吧!”上午讲大座下午覆小座,下午我就讲了,讲完了老法师也没评判我,也没说好也没说坏,只是允许我当学生。我在那鼓山佛学院只能算半节的学生,不是五年,我只读二、三年,以前还不算是学生。这一当学生了,自己的心非常开阔,就生大欢喜心,大概是二十岁那年吧!到了过年的时候,慈老法师到福州法海寺,就是现在福州法海路法海寺,现在的佛学会,那个时候只是一间庙。请慈舟老法师讲《弥陀经》。慈老法师把我带去,他说《佛说阿弥陀经》,就讲个题,让我在那儿代讲《弥陀经》,从此我就当了法师,这是我当法师的开始。以后回到鼓山,有时候慈老法师身体不好不能讲课,由我代讲《华严经》,以前的同学对我没有好感,但是自从我讲《弥陀经》之后对我就产生好感了。这是我的一梦因缘,在这个地方的做梦因缘。从出家到鼓山学院,为什么去鼓山?都是做梦的缘故。
    但是这个时候,我对世间相什么都不懂,不知道怎么样把佛学融入世间。这期间最大的收益是,福州的鼓山涌泉寺停办了,虚云老和尚到广东去,福建鼓山涌泉寺不办佛学院了。圆瑛老法师请慈舟法师在法海寺就是我们讲《弥陀经》的寺庙,办佛学大学;这个时候倓虚老法师,要去创办青岛湛山寺,我有一个师伯在他身边,他就问我愿意不愿意到青岛,跟着倓虚老法师建设青岛湛山寺,那时候刚好我们毕业没地方去,我就去了,也经过上海,来回都经过上海。到了上海遇见一个老法师,跟谛闲老法师是同学,在上海觉园开办一个法宝馆。他跟倓虚老法师很好,倓虚老法师到陜西,帮他请了碛沙藏经。我们到上海住到他那里,跟我很有缘,他叫我住在法宝馆跟他弘法,我说:“我还没学成,我到青岛看看!”这才到青岛。到了青岛啊!我什么都学,那里有在家老师讲四书五经、讲儒教,也讲朱子百家,我还学了书法,反正世间法都学。湛山寺给我什么个职务呢?给预科讲课。但是市区、市政府开会,倓虚老法师都派我去开宗教会呀!跟回教跟道教打交道的,我都去,那个时候山东道教很盛,我在湛山寺就等于是对外事务的代表,大都是我代表老法师去。我在这五年哪锻炼的很多,也是佛菩萨加持,无论学什么书、看什么一遍就会,我现在之所以得利就是那时候,现在讲课干什么的,引证世间法都靠那个时候。

    因此这个梦的因缘哪,这个中间梦很多,不是重要的,不是关键的梦,不讲它,每当我一个举动要干什么,都在梦中有启示。所以我对梦啊,我把看成了对我很有启发。梦,有时是好梦,坏梦我还没做过什么,害怕的梦啊!恐怖的梦啊!一个也没做过,就做这些梦。我这是讲梦啊!每个道友都会做梦,你对你的梦研究一下,怎么研究呢?为什么会做这个梦,以前连没有影子也没看过,突然做这个梦,这就不是现生,而是前生的影现。   


编者注:

    第五个梦,在狱中梦见自己以后可以讲经说法,1
    1950年,共和国建立之初,师由西藏返回中国内地,因不愿意放弃佛教信仰,被判刑十五年,劳动改造十八年,入狱长达三十三年。在入狱第二十二年时,师想此生可能出不了狱,遂萌绝命念头。又做了第五个梦,梦见有人请他讲经,法缘殊胜,但是讲经的法台很高,登到最后几个台阶时却再也上不去。突然来了一位老师父说:法师,你不要急,我送你上去。这么一顶就上去了。醒来之后安慰自己将来还可能讲经,得留著,遂打消了念头。
    师虽然入狱三十三年,却也避开了三反五反、文革等动乱,没有性命之忧,并看尽真实的人性,将深奥佛法与具体的生活智慧结合起来;使日后出狱弘法中,形成了一套独具魅力的弘法语言与修行风格。在一次又一次的试炼中,师依靠着《华严经》“假使热铁轮,在汝顶上旋,终不以此苦,退失菩提心”度过,直至一九八二年,以“事出有因,查无实据”释放了师。师出狱换上袈裟,恢复出家人应有的威仪。每次说起这段际遇,师总是清楚的告诉信众,你们不要认为是有人陷害我,使我在牢里受苦,其实这是我过去自己造作的业,承受这样的果报,这是很公平的事。如果有智慧能看到自己前几世的所作所为,就会明白一切苦乐忧喜都是自作自受,非常公平。

     师也曾梦见自己前世,师自述,在应宣化上人之邀,拜访万佛城期间,每晚都做梦,一个接一个,一辈子接着一辈子,梦见自己从唐朝一直到今生的前世景象,就像放电影一样历历在目。

(三)讲座完毕有信众请求开示。信众问道:「老和尚,我读诵《金刚经》十多年一点都不懂,是不是该换一部经念?」
老和尚云:「我读诵《金刚经》六十多年也才懂一点点,还在读诵,那你念不念呢?」




只是一点个人想法

Rank: 6Rank: 6

活跃会员 实修佛友 精进共修

miyoy 发表于 2018-5-13 15:22:25 |显示全部楼层
梦参老和尚的神通---妙生法师

昨日上午,来自全国各地的数万名佛弟子们将梦参老和尚送至碧山寺化身窑。随着学诚大和尚点着荼毗的大火,长老色身也随着熊熊大火化作缕缕青烟,升上半空,消散与虚空间。
自长老圆寂后,关于老和尚的各种消息也就在网络上满天飞了。除了老和尚住世期间的讲经说法,弘法记录外。其中有各种不靠谱的祥瑞,祥云。也有各种所谓的“自在的预言”及各种神通。
作为出家佛弟子,贫僧自觉得有必要就之前的“祥云热”做出说明,已示正本清源之用。故28日那天在微信朋友圈发了这样一条说说:
今天陆续有人发所谓的瑞相祥云给我,让我确认是否是老和尚圆寂的瑞相。
在这里俺就啰嗦一下:
第一、俺没看见,至于是不是俺没法确定。
第二、以老和尚的德行,有瑞相是正常。没有更是平常,因修行本身只与这颗心相关。老和尚的修行不需要用所谓的瑞相来证明。
第三、金刚经云:凡所有相,皆是虚妄。具有正知正见的,正信的佛弟子必须明白,向内看。而不是执着于外相。
谁也没想到,这条说说竟然能火。在希热多吉居士将其收录到公众号平台(佛教界的那些事)中文章《梦参老和尚留给我们的话》后,众多微信公众号转发了居士的这篇文章,但文章名却变成了《妙生法师 | 梦参老和尚的修行不需要用所谓的瑞相来证明》。
当然,今天还是要再唠叨几句,是关于老和尚不可思议功德的两则小事,也是大家都知道的事。虽说来平淡无奇,却也稀有难得:

第一则:真容寺最后一栋建筑综合楼建设在11月27日上午完成了上梁仪式。随后隆明大和尚往丈室见老和尚时,已经两三个月不开口说话的老和尚用正常人的语气及音调对大和尚说:今天寺院建设也圆满了,我能帮的也就到这里了。我们缘份就是如此。于是在下午吃了侍者送上的最后一顿午饭后,于16点30分在真容寺丈室安然示寂。(此是我从老和尚前侍者处亲耳所听,而)真容寺综合楼确实是老和尚圆寂那日的上午上梁的,故可靠性极大)。

第二则,老和尚圆寂后到荼毗的数日里,前几日五台山气温都已经降到零下十五度以下。这给全国各地前来吊唁、祭拜老和尚带来了极大的不便,即便如此,数日里也有数万的佛弟子前来送老和尚最后一程。但是大家最担心的还是在最后荼毗日,要是还是这么冷的天气,数万人在室外就要冻得够呛了。然而,昨日早上,天空早早就放晴了,上午气温也难得的回升到了零上几度。大家在参加追思会以及荼毗法会的整个过程中也不觉得冷。然而,在整个法会圆满后不久的下午,五台山气温又急速的降到了跟前几日一样的零下七八度,傍晚还飘起了细细的雪花。看天气预报说今日五台山镇上最低气温已经到了零下二十三度。

以上两则,也许是巧合,但也是非常的难得,一则是老和尚愿心的成就,是生死自在的具体表现。一则是老和尚悲心的具体表现。这在我的看来,就是成就者大神通的示现。

今天,看大家发来的信息说荼毗炉已开启,大家已经在忙着找舍利。但我已经要回到山上去继续过没电的日子了。还是那句话,以老和尚的修行,有舍利是正常,没有也是平常。因为老和尚给我们留下了无比珍贵的“舍利”,那就是老和尚几十年来留下的讲经弘法的记录。而纪念老和尚,悼念老和尚最好的方法就是认真学习老和尚的教法,并依教奉行。

最后,祈愿老和尚不舍众生,乘愿再来。
南无阿弥陀佛

只是一点个人想法

Rank: 6Rank: 6

活跃会员 实修佛友 精进共修

miyoy 发表于 2018-5-13 15:29:37 |显示全部楼层


马宏达《怀念梦公上人》全文:

  清晨,朱之英阿姨(上梦下参老和尚外甥女)知会我:师父往生了。虽早有心理准备,仍未免有些伤感,转念则为老人家解脱色身更自在而随喜。

  1994年5月始,因南师(南怀瑾先生)著作因缘,经好友北师大出版社编辑李音祚先生介绍,我一度借住在北京后海大石虎胡同的梦老外甥家中,与梦老妹妹一家人至今相处如亲人。梦老当年出狱后,无寺可归,几无人敢靠近,就住在亲妹妹家,后来缘至中国佛学院任教。梦老妹妹是老中医,妹夫是中国公安大学教授,皆是菩萨心肠。梦老外甥朱之琦先生,性喜山林,仁义豪侠,是大成拳和飞镖的高手,后来出了家。他赠我一套《增演易筋洗髓内功图说》(十七卷,清人周述官编),多年后我转送给南师,南师说这就是当年他在峨眉山见到的《易筋经》真本,可惜后来找不到了,马上让人翻印收入太湖大学堂图书馆中——那里的藏书都是他为中国文化保留的宝贝,原书则还我。

  1994年11月,恰逢梦老从海外来京暂住妹妹家,我随之琦先生前往拜望。老人家望之俨然,即之也温,高僧风采,甚为稀有,使人油然崇敬。老和尚听说我在读南师的书,他说和南师是老朋友了,鼓励别人读南师的书。那几天,有人请老和尚授三皈依,老和尚慈悲应允。我当时并无宗教想法,认为皈依其实就是拜师学习嘛,佛法僧也是参究生命真谛的老师,因此就参与皈依,师父给我取法名“昌宏”。那天恰好是11月9日,我们还笑说从此要熄灭烦恼火。

  此后,每次师父回京,我只要在京都会去拜望,每次都有启迪。尤其他讲的“善用其心”,很有启发,我认为这个道理是打破入世出世割裂而圆融不二的画龙点睛,使人比较容易从名相与形式的执着中解脱出来,活学活用。《华严经·净行品》举了部分善用其心的例子,而重点应在其原理与精神的活用。可以说,勤修戒定慧寂灭无为是善用其心,不住于相不拘一格百千方便济世利生也是善用其心,只要念念即此用离此用,无所住而生其心,以般若为体,视出世法皆为方便之用,通通可以是善用其心。

  师父讲华严的一真法界观,也很有启发。窃以为若真信得过,则如一滴水回到大海,当下心安,与禅宗的“当下即是”异曲同工。若信不过,下一念又不安,则是自生烦恼的习气使然,需渐次转化。

  1997年,我们跟随师父到五台山打千僧斋、朝台、参访佛母洞。老人家带着我们一路上谈笑风生,自然流露出雄浑厚重、解脱自在、慈悲喜舍、平实行愿的风采,老人家还时不时透出纯真童心。

  转眼多年。2010年10月3日,我接到宏觉法师短信说,梦老一行在上海,想次日中午来太湖大学堂看望南师。我跟南师报告,南师说,老和尚任何时候来都欢迎!这是我在南师身边服勤多年来唯一一次听他讲,欢迎一位老朋友任何时候来见面——南师素来是傍晚或晚饭时才会客,上午至中午是他的休息时间,下午和晚上还要处理很多事。后来网传谣言,梦老来大学堂也被拒之门外。这个信息时代,信息失信已见怪不怪。信息信息,有信用才有增长(息有增长义),没信用就会负增长。

  本分所在,任何客人相访,凡我或宏忍法师经手者,必会请示南师。太多人想见南师,但老人家每天应对四面八方诉求,事务繁剧非常人可知,尽管他从不休节假日,仍时间有限,不得不做取舍,连全面再校订著述也抽不出时间来。而且他对任何见面者皆希望有所贡献,要花时间精神的,并非一般人想象那样简单应付即可。更不可能敞开大门聚众云云,那就给官方带来政治压力了。也有传说南师的客人皆为达官显贵巨商者,也不符事实。南师的座上客素来是三教九流,他一视同仁,不过见面因缘各异尔。有写信来或留信在门口者,我都会回信,有时南师会亲自口谕答复。其中若发现程度差不多者,南师会约见点拨,而无论其身份地位。

  2010年10月4日,梦老一行十余人(大多为出家弟子)从沪来访,我到高速路出口迎接,给师父顶礼,然后陪同参观大学堂,到餐厅午餐。老人家风采依然,步履安健,听说他们刚参访峨眉山下来。

  南师与老和尚是道谊之交,老友重逢,相谈甚欢。聊到老和尚在藏修学时,南师告诉老和尚,贾题韬先生到香港看望南师时,带来大威德能怖金刚圆次第修证讲解的秘本,是贾老在拉萨工作期间,一位老喇嘛请他将来带给南师的。南师说当年学密宗时曾有这个法本,可惜后来旅途辗转掉了。连同贾老写给南师的几十封信,都没有出版。

南师称赞老和尚是当今僧宝。

老和尚:我叫你南自在,弘扬儒教、释教、道教……

南师:我是乱吹的。

老和尚开玩笑说:你乱吹有人信啊,我不乱吹没人信啊……在家做菩萨,比出家人好得多,在家你随便做什么,都能够利益众生。

  两位老人家现场给大家结缘开示。

南师讲出家修行要守戒不漏丹,现场示范鸟飞式。提倡修持安般法门十六特胜,阿含经禅观实修四念处是根本。不论大小乘,四念处实证不到,其他都是空谈。大小乘归结起来不离止观,从古到今以戒定慧实证功夫为本,不要空议佛学理论。说起白骨观,讲到当年同巨赞法师在杭州的往事。听说法师们一行从峨眉山来,南师又讲了在峨眉的一段故事。

南师点烟,老和尚打机锋说:不打火,烟能烧不能?这叫方便。华严经就是四阿含,不过说妙一点,说玄一点。你也学密,你也学道,也学四书五经,这叫方便。

南师:哈,老和尚不要给我擦粉了。

老和尚:我没有粉,你的脸也不需要粉。中国有句老话,有麝自来香,不用大风扬。

老和尚讲自己长寿跟肠道手术也有关系,因为术后每天保持肠道清洁,十六年来没有伤风感冒过。

南师说,老和尚给大家现身说法,肠胃清洁比较容易得定,修行饮食男女都是难关。

老和尚谦虚讲自己没有学问,小学也没毕业。

南师说我们俩一样,请问释迦牟尼佛是哪个大学毕业的啊?老和尚讲是“菩提大学”毕业的。

转瞬间,二老畅谈了七十几分钟。老和尚下午在上海还有事,于是告辞。南师欢迎老和尚常来住住,在这里讲华严经,什么都可以。老和尚说,一切皆是华严,你就是华严菩萨,反正你什么都看开了,你立在虚空中,一切皆是虚空。

两位老人家拥抱告别,这是历史的瞬间。

南师送老和尚一直到停车场,直到目送车队离去——我八年多中仅见南师送客人这么远,这是两位老人家最后的告别。

两位老人家,经历了一个世纪的沧海桑田,其愿力、行履、事迹、著述与人格力量,给后人留下了无穷的财富与鞭策激励。

时下种种教内学术论争,他们当年早已见过。他们没有理睬这些,而是会通大小乘显密各家,求同化异,以实证自觉觉他为旨归。值得后人思索……

曾有人带着为梦老写的传记,请他看看。老和尚说:“我不看,那是你的事,与我无关。”

南师则说,所有的传记甚至历史,当小说故事看可以,不要太当真。他曾想写自传,后来还是决定不写。他讲,真话不好说,说了很多人很难堪。假话不愿说。再者,记忆也会有差错。而且所有的自传,都是以自己为中心的主观角度,别人未必同感。别人写的,又是别人主观的角度,加上很多臆想,还有资料的差错,更不靠谱。

南师2012年5月说,该做的已做了,再做也是徒劳,因缘差不多了。端午节讲,中秋节时不知大家身在何处。

老和尚被关了33年,当做闭关,发愿出狱弘法33年,前年就满愿了。

有人问,他们都去哪儿了?我不知道。

《金刚经》有云:“无所从来,亦无所去”。

南师当年曾给佛光山撰过廿一副对联,其中两联:

挥手出红尘一卷金经若坐若卧观自在

将心向明月两间净境不来不去法王家

在山泉水清出山泉水清即是如来大乘道

有所谓也错无所谓也错安心本分祖师禅

版权声明:此稿件为凤凰网佛教频道原创内容,若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凤凰网佛教”与作者,否则视为侵权,追究法律责任。




只是一点个人想法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佛学在线超级群03群 481023578 佛学在线网聊天室 67350745 佛学在线佛教论坛3群 173370513 佛学在线佛教论坛2群 475189720

佛学在线经书流通3群 275862644 佛学在线经书流通2群 475119987 佛学在线经书印赠 195412751 佛学在线法物流通2群 646828112

专修专弘净土宗群 64885301 专修专弘禅宗佛友 199056542 专修专弘密宗佛友 199056752 专修专弘戒除邪淫2群 576232577

佛学在线北京佛友3群 466594896 佛学在线广东佛友3群 637540381 佛学在线广州佛友群 245301657 佛学在线深圳佛友群 294098315

佛学在线上海佛友2群 614689968 佛学在线江苏佛友2群 561435373 佛学在线浙江佛友2群 646381755 佛学在线四川佛友2群 646820005

佛学在线湖北佛友2群 646384632 佛学在线江西佛友群 162047821 佛学在线福建佛友2群 646835346 佛学在线安徽佛友2群 646835633

佛学在线陕西佛友 50924655 佛学在线内蒙古佛友群 77311820 佛学在线湖南佛友群 46126571 佛学在线河南佛友 104744816

佛学在线广西佛友群 255720627 佛学在线西藏佛友 184176521 佛学在线青海佛友 195413357 佛学在线贵州佛友群 299260241

佛学在线成都佛友2群 576236859 佛学在线河北佛友2群 646860677 佛学在线海南佛友2群 476444313 佛学在线天津佛友2群 574468768

佛学在线重庆佛友2群 563676964 佛学在线山东佛友2群 478118367 佛学在线云南佛友2群 433672273 佛学在线甘肃佛友2群 576276322

佛学在线新疆佛友 105250631 佛学在线新疆佛友2群 581624685 佛学在线辽宁佛友群 180560552 佛学在线辽宁佛友2群 511757454

佛学在线宁夏佛友 195413598 佛学在线宁夏佛友2群 582273055 佛学在线山西佛友2群 646825541 佛学在线山西佛友2群 576877281

佛学在线黑龙江佛友群 298154449 佛学在线黑龙江佛友2群 478816324 佛学在线吉林佛友群 115847889 专修专弘禅宗佛友2群 478654358

佛学在线寺院佛堂 156778485 佛学在线佛品厂商 276567695 佛学在线迎请大藏经 646860273 佛学在线大藏经编委 199738348

以下为满员群,请勿加入! 以下为满员群,请勿加入! 以下为满员群,请勿加入! 以下为满员群,请勿加入!

佛学在线超级群01群 153531235 佛学在线北京佛友 250943440 佛学在线上海佛友 250943514 佛学在线广东佛友群 256616109

佛学在线超级群02群 107338379 佛学在线江苏佛友 250943549 佛学在线四川佛友群 291151875 佛学在线湖北佛友群 274993268

佛学在线经书流通群 122428165 佛学在线佛教论坛 122424410 佛学在线山西佛友群 142168532 佛学在线法物流通群 118374100

佛学在线福建佛友群 147831339 佛学在线安徽佛友群 297918727 佛学在线成都佛友群 299549838 佛学在线河北佛友群 117026351

 
扫描下图关注网站公众号 扫描下图关注站长微信号 扫描下图微信支付 扫描下图支付宝支付
佛学在线网站公众号 佛学在线网站 微信支付 支付宝支付
佛学在线网站 www.foxue.org 站长手机/微信:13803579456 微信帐户:黄富财 支付宝帐户:黄富财

敬请互相转告,并转发好友或朋友圈或公众号等为祈,共同一起弘扬佛法,利乐有情!

  

  

回顶部